网站首页 > 安全时事

多地政府网站泄露贫困户个人隐私信息,公示标准有待统一

2018/4/28 12:10:22 次浏览

去年11月以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相继披露了安徽、重庆、湖北、江西等地政府部门官网在公示中存在大面积泄露个人隐私信息的情况,这些公示未对相关人员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作出必要处理。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在印发的《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以下简称“要点”)中提出,政府信息公开前要依法依规严格审查,特别要做好对公开内容表述、公开时机、公开方式的研判,避免发生信息发布失信、影响社会稳定等问题。要依法保护好个人隐私,除惩戒公示、强制性信息披露外,对于其他涉及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公开时要去标识化处理,选择恰当的方式和范围。

该《要点》经中国政府网公开发布后,4月28日,澎湃新闻在查询多地政府官网时,仍发现泄露个人隐私信息的现象,集中表现在对贫困户、脱贫名单等信息的公示中,所涉信息总数达数万条。

贫困户个人隐私信息被公示

今年2月,澎湃新闻就曾报道过福建、江西、湖南、云南等地方政府官网泄露贫困户个人隐私信息的现象,相关地方政府部门迅速进行了整改,数千条个人信息的公示得以撤除。然而,目前仍有部分地区存在相应问题。

4月28日上午,澎湃新闻在查询江西省黎川县人民政府官网时检索到一则题为《关于黎川县2017年度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的公示》的信息,该公示在附件中披露了该县多个行政村贫困户姓名、完整身份证号码、文化程度、健康状况等,所涉信息近一万条。

 

黎川县人民政府官网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黎川县2017年度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的公示》大量披露了该县多个行政村贫困户姓名、完整身份证号码等信息。现已删除。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该公示发布于2017年9月4日,公示称,“根据《黎川县脱贫攻坚自查整改工作方案》要求,我们对全县扶贫对象精准识别和精准退出进行了认真自查和整改,现将自查整改后的贫困户名单进行公告(详情见附件),请社会各界和人士积极参与监督。”

4月28日上午,澎湃新闻在查询湖北省郧西县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以下简称“郧西县扶贫办”)官网时发现,该网站“通知公告”栏目发布的10余条公示中,存在大量泄露贫困户、脱贫户个人隐私信息的情况。

例如,2017年12月27日,该网站发布的《郧西县2017年度村出列、户脱贫对象公示》附件将该县2017年脱贫对象的户主姓名及完整身份证号码一并公布,所涉信息超过6000条。

 

郧西县扶贫办官网2016年9月16日发布的《郧西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对象信息名单公示》披露了大量贫困户姓名、完整身份证号码等信息。现已删除。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再如,2016年9月16日,该网站发布《郧西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对象信息名单公示》,该公示称,“最终确定了我县符合条件的建档立卡贫困对象为49313户144599人 ,现将名单公示如下。”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相关的公示中,该县对符合条件的建档立卡贫困对象的姓名、完整身份证号码、主要致贫原因等信息都进行了公开发布,该公示的点击量已超过13000次。

逾公示期仍未撤除

另外,还有一些地方在公示期外仍在网上对相关人员的信息进行公开发布,甚至仍将完整的身份证号码予以保留,未作任何处理。

4月28日上午,澎湃新闻在查询贵州省黄平县人民政府官网时发现,该网站于2017年3月10日公开发布《黄平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公告》,公告称,“截止2017年3月9日,我县建档立卡信息系统有贫困人口人员名单28368户112564人。现重新对以上贫困人员名单进行公告。”

 

黄平县人民政府官网2017年3月10日发布《黄平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公告》披露了大量贫困户户主姓名、完整身份证号码。现已删除。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上述公告公开了黄平县10余个乡镇的贫困户户主姓名、完整身份证号码及家庭人口数,且在明确公告期为“2017年3月11日至2017年3月18日”的情况下仍未处理。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河南温县。4月28日上午,澎湃新闻查询温县党政门户网时发现,该网站于2017年1月9日发布《温县2016年度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名单公告》,公告称,“根据河南省制定的贫困户脱贫销号标准,经温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全县拟定脱贫户457户1959人进行审核,同意将郑全战等457户(1959人)确定为脱贫户,现予以公告(名册附后)。”

 

温县党政门户网2017年1月9日发布的《温县2016年度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名单公告》披露了大量脱贫户姓名、性别、完整身份证号码、完整手机号码等信息。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该名册公开了温县多个镇(乡)、行政村的脱贫户姓名、性别、完整身份证号码、完整手机号码等信息,且在明确公示时间为“2017年1月9日起至2017年1月15日止”的情况下仍未处理。

公示标准不统一

澎湃新闻注意到,中共中央、国务院2015年发布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贫困地区要建立扶贫公告公示制度,强化社会监督,保障资金在阳光下运行。

中办国办2016年印发的《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也明确,贫困人口退出必须实行民主评议,贫困村、贫困县退出必须进行审核审查,退出结果公示公告,让群众参与评价,做到全程透明。

然而,在各地方政府的实际操作中,贫困户的哪些信息应予以公示、公开到什么程度等问题一直未有统一的标准。


澎湃新闻